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法珍的博客

密法原无密,自性本具足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筆法的演變 (1)  

2011-11-19 22:54:18|  分类: 書法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本文转载自宝晋轩主人《邱振中<筆法的演變> (1)》

 筆法是構成書法形式的重要困素之一。有關藝術形式的一切都是歷史的產物。 

   歷代所有關於筆法的論述,大體上可以歸納為以下內容: 

  (一)、操作層面上的要求

       (1)對筆的控制方法一執與運(腕運、描運\等等); 

  (2)筆鋒的運動形式(包括空間形式與時間形式); 

  (二)、筆法的構成本質

       (3)筆法的形態表現一點畫書寫法; 

  (4)各種審美理想對筆法的要求; 

  (5)各種筆法所產生的線條的審美價值。 

    在這裏,我們主要討論書法史上筆鋒運動形式的演變。 

筆鋒運動形式分為空間形式與時間形式兩個部分。

筆鋒運動的空間形式包括如下內容:

(1)方圓

方筆實際上為兩次折筆的組合;圓筆不過是在點畫端部施行環轉而已。

(2)中側中鋒是毫端處於點畫中央的一種運行方式,與點畫走向同向落筆時,毫端自然處於點畫中部,此即為中鋒;

如落筆方向與點畫走向不相重合(成一角度),則落筆後稍力四轉動,亦可使毫端移至點畫中部,轉為中峰運行;如落筆方向與點畫走向不相重合而直接運\行,毫端便始終處於點畫的一側,即為側鋒。

藏鋒即圓筆畫出鋒分中、側二種,運動形式與中鋒、側鋒同。

根據以上分析可見方筆、圓筆、中鋒、側鋒、藏鋒、出鋒等等,都不過是轉筆與折筆不同方式的組合。

(3)轉折、提按及平動。 上述內容還可加以歸併。   折筆還不是獨立的運動。折筆使運\動軌跡出現折點,使觸紙的筆毫錐面由一側換至另一側。如筆毫側面變換時不伴有提按,這種折筆仍為平動;如伴有提按,則為平動與提按的複合運動。

  通常所說的轉筆,實際上分為兩種:一種是筆鋒隨著筆畫的屈曲而進行的平動(曲線平動),如書寫鐵線篆時筆鋒的運行;一種是筆毫錐面在紙面上的旋轉運\動,這種轉筆可稱作絞轉。前一種轉筆運行時箄耄箸紙的側面固定不變,後一種轉筆運\行時筆毫著紙的側面不停地變換,這是兩者本質的區別。後文所提到的絞轉、使轉,都是特指後一種轉筆。(右圖) 

  綜上所述,所有筆法都能分解為這樣三種基本的運動:絞轉、提按、平動。換句話說,任何複雜的筆法,都可以由這三種基本的運\動組合而成。 

  平動是運用各種書寫工具、書寫任何文字都離不開的基本運\動方式;而絞轉、提按卻是給書法線條帶來無窮變化的兩種獨立的運動,它們對於筆法發發展史具有特殊的意義。如果從筆鋒運\動形式的角度出發,對筆法下一定義,必須同時注意到這兩種運動方式。 

  沈尹默先生《書法論》云:落就是將筆鋒按到紙上去,起就是將筆鋒提開來,這正是腕的唯一工作。」 

  把提按當作唯一的運筆方式,作為某一流派的主張,末嘗不可,但是把它作為歷代筆法的歸納和總結,恐怕書法史上許多現象都無法得到解釋。在後面的論述裏,我們將對這一命題進行具體的論析。 

  以上是我們對於筆法的基本觀點。在既有的理論中,我們找不到足夠的基礎,為了通向所關切的問題,不得不修建了這段引橋。 

二、楷書形成前筆法的變遷 

  仰詔文化與龍山文化時期陶器上書寫、刻劃的符號,無疑是漢字的濫觴,但它們只是一些樸素的、粗糙的線的組合,還談不到筆法。 

  商代甲骨與陶片上保留有書寫的字跡,點畫肯定,點畫輪廓的變化很有規律。它們可能不是用垂直提按的方法,而是用擺動的方法寫出來的:手持毛筆,以筆杆的某一點為軸心,手腕一擺動,便可劃出這種線條。用提按法要達到這種力度和變化的均勻性,十分困難;對先民們來說,幾乎沒有可能。 

  也許這無法從考古學上找到證據,但是我們作了一次有意味的實驗。我們教兩組五歲的小孩分別用擺動法和提按法劃出上述線條。前者練習一小時,線條基本符合要求;後者練習三天,每天一小時,仍然遠遠達不到前者的水準。實驗的結果當然不足以作為我們的全部論據,但它至少揭示了筆法自然選擇的某些規律。 

  這種「擺動」,當然包含筆亳的上下運動,但它同後來所運\用的「提按」卻有根本的區別。它包含有轉動的因素。它同後來使轉筆法的形成具有極為密切的關係。 

  從戰國中期的侯馬盟書(公元前386年)中可以看出這種筆法的發展:線條更為豐滿、挺拔,粗細變化更為明顯一這是擺動的筆法被誇張的結果。我們還可以為這一筆法的強化和普遍運用提出一點有意義的證據:盟書中幾乎所有筆畫都帶有程度不等的弧度。一這是由於腕關節和筆杆軸點有一定距離,而且高度又不一致,擺動時容易出現的現象。甲骨文中彎折的筆畫都分為兩筆,但這裏卻連起來書寫;同時,這些弧形線條往往包含幾度由粗至細、由細至粗的變化,不能設想這是書寫時費力地反覆提按所得來,它只能是沿弧形軌跡擺動的結果。這便是絞轉的雛形。 

  青銅器上的銘文,因為經過鑄造,筆意喪失較多,但是不少點畫仍然與簡書、告書十分相似。部分平直、方整的字跡,在墨跡中難以找到印證,只能認為這是在莊重、嚴肅的場合運用的一種特殊筆法(以平動為主)。後代銘刻書體與通行書體的分離,正導源於此。青銅器銘文中這一類字體,直接導致了秦代篆書的書寫風格。 

  泰山刻石、峰山刻石等長期被當作秦代的代表書體,但是它們無法令人滿意地解釋戰國書體到漢代隸書筆法的變化。秦簡的出土打開了我們的眼界。它與戰國簡書相比,結構簡化了,可以明顯地看出向漢代隸書演化的痕跡,但是大部分點畫都保持了盟書與戰國簡書的筆法。 

  可以作這樣的推測,秦代統一文字,統一的僅僅是字體結構,泰山刻石、鋒山刻石等可能有作為標準字體的意義,但不是當時的代表性書體。「書同文」,可能與我們今天刪除異體、公布簡化字的意義大致相同,對於筆法的演變,並無重要意義。秦篆在漢代迅速中落,「等線體」在此後很長一段時間內幾無嗣響,便為明證。 

  用筆習慣是可能改變的,這種改變同字體的改變確實存在某種聯繫,但不是指這種人為規定的字體的改變,而是指那種由社會境遇的改變引起的,隱藏在形式內部的緩慢而不可抗拒的變化。 

  這種變化逼近了。 

  秦律簡預示著漢代隸書的誕生。 

  馬王堆一號漢墓竹簡大部分線條的筆法與侯馬盟書極為相似,只有少數筆畫被誇張。這些誇張的筆畫固定、發展後,成為隸書的主要特徵。 

  太初三年簡(前102年),撇捺已經具有明顯的挑腳,橫畫亦出現顯著的波折。這些筆畫形態富有變化,說明運筆已漸趨複雜。 

  從這些竹木簡中,可以看出隸書趨於成熟的過程,也可以看出運筆軌跡從簡單弧形變為波浪形的過程。 

  為什麼點畫形狀會出現這種變化呢?誠然其中包含有審美的因素,但絕不是主要的原固(參見第六節]。波狀筆畫的出現,是「擺動」筆法發展的必然結果。毛筆沿弧形軌跡擺動,即帶有旋轉成分;當手腕朝某一方向旋轉後,總有回復原位置的趨勢,如果接著朝另一個方向回轉,正符合手腕的生理構造,同時也只有這樣,才便於接續下一點畫的書寫;於是,運筆軌跡便由簡單弧線逐漸變為兩段方向相反而互相吻接的圓弧。轉筆的發展促成了隸書典型筆畫的出現。 

  波狀點畫是隸書最重要的特徵。 

  從《居延漢簡甲編》所收二千五百餘枚木簡來看,點畫軌跡大致可分為三類:第一類為波狀曲線(~)(左圖),第二類為簡單孤線,第三類為平直線。 

  第三類點畫數量很少;仔細觀察它們的運筆軌跡,大部分點畫中仍然隱約見出微妙的波狀變化。如圖中「甲」、「渠」、「候」、「官」、「亭」等字的橫畫,看似平直,實際上都隱含波折。 

 第二類點畫又包括兩種情況:其一,為波狀點畫的省略,各字的捺腳,圓渾的起端筆觸中,已經壓縮進了波狀點畫的第一段弧線;其二,保留了盟書弧形擺動的筆法。在向章草和今草演化的過程中,這一部分簡書促使轉筆發展到一個嶄新的階段。 

  《平復帖》(右圖)是章草的代表作,它與居延簡保持親密的血緣聯繫;只是《平復帖》中大大增強了點畫的連續性,如口形,漢簡中用三筆,《平復帖》用兩筆。帖中還有不少字,把許多點畫連為一筆,顯示了用筆技巧的長足進步。點畫連續,意味著筆鋒運動軌跡的彎折增加。絞轉能很好地適應這種頻繁的彎折;反之,頻繁的彎折又促使絞轉獲得了充分的發展。 

  東晉,在王羲之《初月帖》(下圖)、《十七帖》等作品中,章草發展為今草,同時絞轉筆法取得了空前的成就。 

  如《初月帖》,假使我們不把作品中的點畫當作線而是書作各種形狀的塊而來觀察,便可以發現這些塊面形狀都比較複雜。塊面的邊線是一些複雜的曲線和折線的組合;曲線遒美流轉,折線勁健挺拔。同時,點畫具有強烈的雕塑感,墨色似乎有從點畫邊線往外溢出的趨勢,沉著而飽滿。這種豐富性、立體感都得之於筆毫錐面的頻頻變動。作品每一點畫都像是飄揚在空中的綢帶,它的不同側面交迷著、扭結著,同時呈現在我們眼前;它彷彿不再是一根扁平的物體,它產生了體積。這一段的側面暗示著另一段側面占有的空間。這便是人們津津樂道的「晉人筆法」。它是絞轉所產生的碩果。

  王羲之《頻有哀禍帖》、《喪亂帖》、《孔待中帖》等,同《初月帖》一樣,都是這一時期書法藝術的傑作。 

  據此,我們可以確定判斷筆畫是否運用絞轉的標誌。不同的筆法,形成點畫不同形狀的邊廓:平行邊廓,為平動所產生;大致對稱的漸變邊廓,為擺動或提按所致;而非對稱的曲線邊廓,則是絞轉才能產生的特殊效果。 

  如《初月帖》中「遺」、「慰」、「過」、「道」、「報」和(頻有哀禍帖)中「頻」、「禍」、「悲」、「切」、「增」、「感」等字,可作為絞轉筆法的範例。這些字跡邊廓變化的豐富、微妙,為後世作品所無法企及。後來人們想用「中鋒」來追躡晉人筆法,卻不知由於絞轉的結果,鋒端並不順著點畫走向簡單地移動,它時而左,時而右,時而處於點畫之中,時而又移至點畫邊廓。因此,這種筆法既不能稱之為「中鋒」,也不能稱之為「側鋒」,如果強以名之,或許可稱之為「複合鋒」。這正是點畫邊廓產生豐富變化的原因。 

上述考察似乎越過了本章所確定的邊界。東晉時楷書己經成立,不過它剛從其它書體中獨立出來,還來不及產生重要的影響;當時筆法的主流仍然是繼?

邱振中书法纵横 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48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