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法珍的博客

密法原无密,自性本具足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《庄子应帝王》郑有神巫见壶子  

2014-06-15 11:00:42|  分类: 心识回廊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

《庄子应帝王》郑有神巫见壶子 - 法珍 - 法珍的博客

 原文:节录自《庄子·内篇·应帝王第七》

郑有神巫曰季咸,知人之死生存亡,祸福寿夭,期以岁月旬日,若神。郑人见之,皆弃而走。列子见之而心醉,归,以告壶子,曰:「始吾以夫子之道为至矣,则又有至焉者矣。」壶子曰:「吾与汝既其文,未既其实,而固得道与﹖众雌而无雄,而又奚卵焉!而以道与世亢,必信,夫故使人得而相汝。尝试与来,以予示之。」

1.明日,列子与之见壶子。出而谓列子曰:「嘻!子之先生死矣!弗活矣!不以旬数矣!吾见怪焉,见湿灰焉。」列子入,泣涕沾襟以告壶子。壶子曰:「乡吾示之以地文,萌乎不震不正。是殆见吾杜德机也。尝又与来。」

2.明日,又与之见壶子。出而谓列子曰:「幸矣子之先生遇我也!有瘳矣,全然有生矣!吾见其杜权矣。」列子入,以告壶子。壶子曰:「乡吾示之以天壤,名实不入,而机发于踵。是殆见吾善者机也。尝又与来。」

3.明日,又与之见壶子。出而谓列子曰:「子之先生不齐,吾无得而相焉。试齐,且复相之。」列子入,以告壶子。壶子曰:「吾乡示之以太冲莫胜。是殆见吾衡气机也。鲵桓之审为渊,止水之审为渊,流水之审为渊。渊有九名,此处三焉。尝又与来。」

4.明日,又与之见壶子。立未定,自失而走。壶子曰:「追之!」列子追之不及。反,以报壶子曰:「已灭矣,已失矣,吾弗及已。」壶子曰:「乡吾示之以未始出吾宗。吾与之虚而委蛇,不知其谁何,因以为弟靡,因以为波流,故逃也。」 

然后列子自以为未始学而归,三年不出。为其妻爨,食豕如食人。于事无与亲,雕琢复朴,块然独以其形立。纷而封哉,一以是终。

话说郑国有个神巫季咸,相命奇准无比,被他相中必死必生之人,没人能逃过他的铁口直断。郑国人民只要看到季咸,无不争相走避;但是这列子不但不走避,反而觉得十分有趣,他回到施门相师父抱怨:「师父啊,我本来以为你的道行最高,现在才知道,还有人比你更厉害嘛!」

列子的师父壶子听徒弟这么抱怨,感叹的说:「唉,你啊,不过学到一点皮毛,就以为自己有多厉害,拿着半瓶醋的功夫就想独步天下;就是因为功力太浅,才会一下就被人家看穿;明天叫那家伙给你师父看看相,看他到底多厉害!」

第二天,算命师果然来了,才一看,就直接对列子说:「你师父没救啦,比槁木死灰还严重(湿灰),可以给他办后事了,剩不到十天可活了!」列子一听,大惊失色的回去见师父,只见师父老神在在的回说:「哈,他刚看到的,叫『地文』,我杜绝了一切生机,让他看不到我的生气,叫他明天再来。」

第二天,神相又来了,看完得意的对列子说:「哈,还好我昨天提醒过你,你师父有救啦,已经看到一丝生机了。」壶子照样老神在哉的对列子说:「刚给他看的,叫『天壤』,我开放了一丝生机让他看,他就由此判断我有救啦,明天你再叫他来!」

第三天,神相又来了,不同的是,这是他十分疑惑,他把列子叫到身边说:「喂,你师父在搞什么?身上气息混乱,又哭又笑,又喜又悲,你教我怎么帮他看相?你叫他今天先好好斋戒静心,明天我再帮他看!」壶子解释道:「他刚才看到的,叫『衡气机』,『衡』本有平衡之意,哀与乐、爱与恶不过是天平的两端,当我们可以做到『不以好恶伤其身』的时候,自然气象流转不息,他反而看不出所以然了,所以他所能『相』的,不过就是『表象』罢了,一旦我的生命体和自然流转,他根本看不出所以然了,明天,你再叫他过来吧!」

最后一天,神相又来看相了,他见到壶子的那剎那,站都还没站稳,就仓皇逃走了,消失速度之快,连列子都追之不及,从此人间蒸发,江湖除名,猜猜看,他看到什么?

壶子说:「我顺着他变化,他变成什么,我就跟着变什么,所以最后,他吓跑了!」

季咸靠断人的死生祸福横行江湖,但如果看到自己眼前将被算命者的脸上,像镜子一样,映现出自己的容颜变化。也就是季咸最后看到的,大概是自己的面相;他本来是去算命的,没想到最后关头,被他算命的那个人,居然变成他自己——这是对一个算命师最大的侮辱——来算命的人,变成自己,而更大的悲剧是,尽管他一生相人无数,却从来没面对过,自己的尊容!

这故事,要告诉我们什么?

「郑有神巫季咸」,铁口直断,毫无误差。列子却「见之心醉」,回去还跟他师父壶子说:「有人的道行比你更强耶!」师父说:「是你太肤浅,不信你叫他来帮我看相啊!」算命师一连来看了三天相,壶子也一连改变了三种面相;当第四天壶子把自己的面相,变成神算的面相,因神巫不敢面对自己,落荒而逃,从此消失江湖了。

自此列子反省到「原来自己在大师身边,根本没学到什么」,乖乖的回家帮老婆煮饭,再也不会抱怨无谓的大小事,光鲜亮丽的世界对他再也不构成诱惑,他就这样 「做自己」直到最后……

所以,师父壶子其实教育了两个人:

就神巫神算的启示,是「知人者智,自知者明」,你真的「明白」自己吗?

  至于列子尽管已经看破死生,却还有他看不破的东西…心有执着分别。

列子固然放得下「身」,却还没放下自己的「心」;领悟后,彻底变了,「三年不出。为其妻爨,食豕如食人。于事无与亲,雕琢复朴,块然独以其形立。纷而封哉,一以是终。」

他真的「放下分别,当然也放下骄傲」。他的放下,是货真价实的放下——放下男人的自尊,乖乖回家做家事,这是古代男人做不到的;放下人类的尊严,喂猪时把猪也当作人,是现代人也很难做到的。作者为什么要特别写这两点呢?因为一个人只要有点优秀,就容易觉得「为别人付出是委屈了自己」;一个人只要稍微有点优秀,就容易「不把其它生命当命看」。回家的列子面对家人已经没有「谁该劳心谁该劳力」的问题,面对猪也没有「你是猪我是人」的骄傲,不管是面对人还是面对猪,他的心里都没有一丝成见造作,这表示那一次的打击,真的让他放下长期累积而来的骄傲,真的「放下回头,好好做人」了。

  所以或许壶子要列子学的,不是至高无上华而不实的道术,只是要他「看清事实真像,面对真实人生,好好做人」——这不就是「道」吗?

节录自网络诸文章

原版教材在此:

http://blog.yam.com/e415/article/10595525

http://blog.yam.com/e415/article/67687594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426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